当前位置: 首页>> 工作动态>> 部门信息
 
与大多数学校的课改一样,孟津二高也是白手起家,摸着石头过河。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7-12-01 07:05:38   来源:旅游局网站
经典小说合集微盘

 

  

当中国作为一个投资大国出现在世人面前,将给世界创造更多合作共赢的机遇。
  “卧底”副局长郝如翔

  通过十余次卧底,郝如翔他们总结出了骗局的“四张牌”:

  “礼品牌”“团队牌”“亲情牌”和“医学牌”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明子

  11月16日早上7点刚过,山西朔州市的市民大多都还在上班的路上,开发区一家专办婚庆的酒店二楼,却已挤满了700多位老年人。他们是来参加一个名为“幸福来”的健康讲座,目的是推销一种叫“灵芝孢子粉”的保健品。

郝如翔在打假现场。

  讲台上,一个年轻人充满激情地说:咱们的这个灵芝孢子粉,是医学领域的新突破,我是北京医科大学毕业的,不会骗大家,这个产品在“三高”方面有双向调节作用,血压高的,吃了会降下来,血压低的,吃了会自动调高……

  年轻人面色黝黑,微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起来文质彬彬。他大声问台下的老人们:“所以说,这个灵芝孢子粉,是咱们老年人的福音,你们说,好不好啊?”老人们齐声回答:好!太好啦!有人还鼓起了掌。

  突然,会场中间站起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他快步走向讲台,边走边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工商执法制服。台上的人怔住了,不知该不该继续,台下的人也怔住了,不知要发生什么。

  老人走到讲台中央,一把夺下主持人手中的麦克风,大声质问起来:“你说,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是干什么工作的?你宣传的这个保健品,有什么科学依据?”

  振振有词的“专家”被问得支支吾吾。老人又厉声说道:“想好了再回答,你的回答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台下喧闹起来。随后,从大厅前后门冲进来十数名穿着警服、工商稽查制服的执法人员,台上的“专家”“主持人”悉数被带走。

  这段“工商局副局长卧底调查某‘健康讲座’”的视频被传上网,在微博上,两天播放了近800万次。有网友评论:“谁能想到,老人中混入了一个余则成。”

  “余则成”名叫郝如翔,是朔州市工商管理局副局长。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段视频只是一个策划卧底了3天的行动的尾声。他请当地电视台和山西省几家省级媒体前去,原本希望把这些假冒保健品的销售伎俩曝光,提醒市民注意,没想到,火的竟是他自己。

  今年53岁的郝如翔,一头贴着头皮的花白板寸,虽然只有一米七二的身高,但肩宽背阔,举步生风,十分气派。不过,他说起话来十分平和,非常爱笑,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感觉。

  “所以我才能去卧底啊。”郝如翔成了红人后,有网友质疑,副局长本不应该出现在执法一线,这属于越位。郝如翔解释说,“整个部门就我最老,最容易蒙混过关,当然是我去卧底了。”

  整个卧底事件最早策划于11月13日。

  当天,正常下班回家的郝如翔,在小区门口收到一张传单

  郝如翔一眼就识破这是一起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品骗局。

  自从2016年6月在朔州市工商管理局分管经济检查(以下简称“经检”)工作后,郝如翔就发现,当地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品骗局很多,“几乎每个月都能接到举报”。但此类骗局又极难查处。一是由于犯罪团伙多为从外地流窜到本地,只活动三五天,骗了钱就跑路;二则是骗局设计得比较复杂,证据难以锁定,很难执法。

  “骗子都是有套路的。”郝如翔他们总结了“四张牌”:第一张是“礼品牌”,承诺参会就送礼;接着是“团队牌”,会场上要严密控制,防止媒体和有关部门发现;第三是“亲情牌”,一见面就热情地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第四是“医学牌”,不厌其烦地吹嘘产品功能,直到老人们被“洗脑”,掏钱购买。

  这张传单明显是也是在走这一套路。郝如翔一看,会场就在家对面,便决定第二天去看看究竟。

  11月14日早上6:20,郝如翔提前10分钟到了会场。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通常这种活动都会在早上7:30以前结束,一是由于老人们起得比较早,二是为了避开执法机构的工作时间。

  可一进会场,他就震惊了,已有五六百名老人坐在里面,挤得密密麻麻,没有座位,他只能站在后面。

  一阵唱歌跳舞暖场后,主持人请出了“专家”。“专家”自我介绍,名叫张军,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然后开始讲述人生道理,最后归结到“健康最重要”,最后推荐保健品。

  “我一听,肯定全是编的。”郝如翔回忆说,“张军把为什么叫张军说了5分钟,真名谁会解释这么多?再有,北京医科大学毕业,就干这?”郝如翔把手机藏在衣服口袋里,全程录音。

  讲座结束,果然开始发鸡蛋,老人们排着队,每个领了15只。7:30,活动结束了。

  此时,郝如翔已经断定这肯定是一起骗局。一到工商局,他就叫来经检一队队长韩文,说了早上卧底的发现,一起商量如何锁定证据。

  “锁定证据”通常是此类骗局执法中最困难的部分。人们虽然常用“骗局”为其定性,但在法律上,“口头宣传介绍”是不能够作为“欺骗”证据的,唯一的证据就是获取现场录音。

  为了搜集更多证据,也为了熟悉场地以便安排执法行动,郝如翔安排韩文第二天和他一起再去卧底。

  第二日早上6点半,45岁的韩文乔装进入会场。他介绍说,第二天对宣传保健品的内容并不多,大多是重复前一天的内容,获取老人们的信任。会场新设了“凭券到店领取牙膏”的环节,散会后,老人们三三两两地步行到不足百米的一家商店兑换奖品。

  这张礼品券需花10元购买。但张军承诺,到店兑换牙膏后就返钱。然而到店后,老人们被告知,要再买另一种10元的预订卡,才能拿到牙膏。购买了所推荐的保健品后,这20元会以减价方式返还。

  郝如翔分析说,这一环节对于骗局非常重要。这实际是骗局过程中“筛选”受骗群体的过程

  在兑换牙膏过程中,韩文看到只有少数老人放弃了,又交10元钱领了牙膏的老人多达数百人。

  这不是郝如翔第一次“卧底”。

  今年5月22日,朔州市工商局消费者权益保护科接到群众举报,市内一家医疗器械经销店涉嫌虚假宣传。郝如翔和经济检查第二支队队长林宏便衣前往查看。

  商店外停满了自行车,走进屋,聚集了二十多位老人。店主看到一头白发的郝如翔,以为是来看病的,便热情地邀请郝如翔坐下,自称为“医学专家”,要给他号脉。此前的例行体检中,郝如翔各项指标都正常,但这位店主却告诉郝如翔,他有严重的高血压、高血脂和高血糖。

  “那怎么办呢?”郝如翔做担忧状。

  店家于是开始推荐一款“温玉理疗床”,吹嘘说是由玉石制作的,不仅可以调脂,还能控制血栓。郝如翔把这些“宣传”都录在了手机里。

  利用郝如翔的录音和理疗床的产品说明书,林宏带领经检二队将店主和产品带回工商局询问、检查。得知此人果然曾经以卖瓷砖为生。他的大学学历、医学专家等身份也是虚构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这名从卖瓷砖转行卖医疗器械的“专家”最终以“发布虚假广告”“用医疗用语宣传非医疗器械产品”和“无证经营”被处以5320元罚款。

  郝如翔坦言,这样的卧底让他很有“成就感”,感觉终于利用掌握的法律“做了点实事儿”。

  郝如翔是土生土长的山西农村孩子。1982年,他是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上的还是山西师范大学物理系;1994年,担任朔州工商事务所的副所长时,他因工作需要考取了律师资格证;2002年到2004年间,他还在山西省委党校读了法律研究生。不过,他不好意思地说,“没拿到硕士学位”。

  在分管经济检查工作前,郝如翔一直在法制科工作,主要负责法制宣传和法制核审。但当他接触到真实的市场环境和骗局时,产生了“相见恨晚”之感。欺诈团伙卖的东西五花八门,有助眠被、通络枕、果蔬消毒机、净水机、呼吸机、医疗器械等。利润之大,超乎他的想像。

  “有的保健品原价只有300块,卖给老人要3000元;有的原价2000元,他们敢卖2万块。”郝如翔觉得,不能只是一味等着市民举报,而是要主动出击。两个月前,他刚刚带队“端掉”了另一处虚假宣传的“窝点”,防止了300多名老人受骗。

  不过,这一次卧底的骗局,参与人数之众,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第二天卧底结束后,由于还不知道“灵芝孢子粉”的价格和销售方式,韩文建议说:要不再等两天,多搜集点证据。

  郝如翔反对:现场老人太多了,容易发生突发事故,应该尽快搞个突击检查。他把这个想法汇报给了工商局长梅树旺,最终决定“抓早抓小”,迅速行动。

  11月15日下午,工商局局长梅树旺召集负责经济检查工作的六个科室开会,布置了第二天行动,郝如翔任总指挥,经检一队负责管理现场工作人员,经检二队负责扣押货物,其余人维持秩序,以保证老人们人身安全为第一任务。

  这个宣讲会所在的酒楼专门承办婚庆典礼,占地约有一千平方米,分楼上楼上下两层,会场设在二楼,正中央有一个“T”型舞台,东西两侧都设有楼梯,出口多,如想一网打尽,需要的人手可不少,工商局希望公安局能联合执法。

  这个经验来自今年9月郝如翔的另一次“卧底”经验。工商局执法人员突击进入宣讲会现场时,主持人突然对台下老人大喊:“你们说我们骗没骗人?”老人们齐声高呼:“没骗!”执法现场顿时发生了混乱,个别人员趁乱逃出会场。郝如翔之前曾想到应该找公安部门协助,但当天早上才通过“110”联系,开始执法时公安人员还未到场。

  郝如翔说,这一次,他们要把准备工作做充足。市公安局非常愿意配合,并同意派出开发区分局8名干警协助。根据最新的《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保健品的查处工作由食品药品监督局来管理,工商局也向朔州食药监局通报了情况。

  11月16日早上6:10,韩文就按照约定到达了酒店。郝如翔早在此前进入了会场,并坐在了最中间。

  郝如翔说,9月那次陷入被动的执法行动后,他总结了三点经验:一是要一定要掌控现场,当场戳穿骗局;二是要普及法律常识,三是要让媒体介入,扩大执法的影响力,“让东风压倒西风”。

  为让这些“斗争经验”落在实处,16日当天,郝如翔3点多就起床了,一个人坐在家里的客厅“设计情境”。他列出了要当场质问张军的3个问题和200多字的普法内容。“我在家看了两个多小时,到会场时已经胸有成竹了。”

  张军站在台上向老人们讲述人生的道理时,工商局、公安局、食药监局和媒体的车队,已在酒店外的主马路上汇合了。“没有选在楼下集合,是怕目标太大,惊动了会场。”韩文解释说。

  似乎有一名团伙成员感到了不祥,慢慢走向后面的楼梯,韩文悄悄起身跟上,外围执法人员及时赶到,堵住了两侧楼梯。他回头看时,郝如翔正在站起身,边向讲台中央走去,边脱下红色外套,露出执法制服。

  按照之前设计的台词,一上台,郝如翔就宣布:这是工商局和食药监局、公安局的联合执法行动,我们是来维护大家的合法权益的。接着,他抛出了那三个质问。

  开始,张军还坚持说自己是“北京医科大学毕业的”。郝如翔反问:是北京医科大学毕业的吗?张军改口说:是函授。郝如翔又反问:确定是函授的?张军再次改了口:是自学的。

  连续质问下,张军终于承认,不是什么医科大学毕业的,所有关于保健品的资料,都是从网上搜集然后拼凑出来的。

  接着,郝如翔开始向台下的老人们普及相关法律知识、传销套路,食药监局科长赵锦田也上台向大家普及“保健品非药品”常识。

  “这次现场稳定住了。”郝如翔满意地回忆。

  台下的老人随后被告知:之前交了钱的留下,没交钱的可以回家了。执法人员监督着张军等人凭票向老人们退钱。“只有20多人离开了,剩下的人都退了钱。”郝如翔说,“比起办成这个案子,老人都平安更重要。”

  16日下午四点半,韩文结束了对张军的问话。根据《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张军涉嫌虚假宣传,处罚一般是行政罚款1万至20万不等。

  “这怎么够?聚了这么多人,影响太大,要借此打打这股歪风邪气。”郝如翔想。他翻到了最高法和最高检于2011年3月1日发布的《关于办理诈骗形式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写明:诈骗公司财物价值3000元至1万元以上、3万元至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此外,“诈骗残疾人、来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人的财务的”,还可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酌情从严惩罚。

  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是为加强治安管理》第38条,举办文化、体育等大型群众性活动,违反有关规定、发生安全事故危险的,责令停止活动,立即疏散,处以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

  拿着这些法条,郝如翔将案件移交到了当地公安部门。张军最终被处以刑事拘留5日的处罚。

  “我明白地告诉张军,这是对事不对人。”郝如翔说,他要通过这件事改变人们对工商局的看法:工商局可不是只发一张经营许可证就完了。

  朔州市工商局相关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有一段时间,由于工商局行政管理体制等原因,大家在执法过程中都有种“不敢犯错”的思想,最后就变成了“不做事”。因此,经济检查案件数量逐年递减,朔州一度是山西省各地级市中办案数量最少的城市之一。

  2016年6月,郝如翔被委任分管经济检查。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接这么“不讨喜”的工作。郝如翔回答说,当时只想着“给了活,干就干好”。

  他新建了经济检查第一二支队,从2017年元旦后,开始推行“周一学法、周四案例分析”的学习计划,每次一小时,抓阄出3人上台讲课,如果没准备,就在讲台上坐15分钟。

  “一是法律常识,二是理论基础,要知道政策导向,就不会犯错。”郝如翔解释这么做的原因。工作近三十年,郝如翔一直在学习毛选、党史,最近在研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和十九大报告。“习主席说要‘让创新贯穿党的工作’,要‘为百姓办实事’,我们办的都是实事儿,不可能犯错。”

  在郝如翔看来,这起案子就是“在创新中推进工作”又“办了实事儿”的典型:工商局、公安局、药监局第一次联合执法,执法对象不仅受到了工商处罚

  他翻开办公桌上的《为权利而斗争》说,“没人报复我,我也不怕报复。”这是他2002年读法律时买的书,他最喜欢书中这样一句话:“无宝剑的天平则意味着法的软弱可欺。”

  11月24日上午,《中国新闻周刊》跟随郝如翔和经检二队一行6人,前往一家涉嫌“虚假宣传”的“高压电位治疗仪”售卖店执法。

  将执法记录仪佩戴在左肩上后,郝如翔带头拉开门,先拿出手机默默拍了一分钟左右,现场3位工作人员和二十多位老人面面相觑。“您这是?你们是?”站在屋子中央的主讲人欲言又止。

  郝如翔走到主讲人的位置,先做了自我介绍后,指着背后的展板说:“他们这是虚假宣传。”郝如翔指出,广告牌把售卖的仪器和日本厂家写在一起,容易引起大家误解。

  “郝局,我需要解释一下,这里并没有写和日本有关……”主讲人说。

  “你要解释,就到局里解释。”郝如翔打断主讲人,转头对在坐老人们说,“你们再也不要来这个地方了。”

  “我们都是自愿的,有没有效果自己知道。”一位88岁的老人说,天天来治疗后腰都不疼了,她坚信大同和北京的大医院都有这个仪器,“但那些是收费的,这里不要钱”。在追问下,她承认,并没去过那些大医院。

  另一位花了12500元的老人说,“我觉得有用,花多少钱都愿意。”

  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朔州市65岁及以上人口为占朔州常住人口的7.31%。“这两年退休老人越来越多,老人防骗已经是社会问题了。”郝如翔说。

  韩文也有同感:“年轻人都外出就业了,留守老人在精神上十分寂寞,花10块钱买张礼品卡,免费领点礼物,老人们还能聚在一起拉拉呱(聊天)。”

  渐渐地,这成了一些老人的生活方式,白天聚在一起闲聊,晚上准点回家。店家便开始讲如何养生、如何长寿,如何使用保健品。骗局多以送小礼品入手。第一天交100块钱领个碗,第二天还钱,再交200块领个锅,第三天钱又被退回来,如此反复,直到交的钱再也没被退回来,而领回家的那些锅碗瓢盆加在一起也不值100块。

  韩文说,这叫“上了一当又一当,当当上得不一样”,因为每次都有新的期盼。

  “这个事情很复杂,我们也没有办法杜绝老人被骗,”郝如翔说,“只能遇到一个打击一个,让骗子不敢再来。”

  但不理解的老人不在少数。经检二队带着收集到的证据离开时,还有老人追出来大骂:“专行!你们这是独断专行!”

  朔州市工商局一楼大厅的电子屏如今每天在循环播放着郝如翔带队执法的那段视频。“郝局在,我们出去执法有底气。”杜宏说。

  24日执法当天,几家店铺老板认出了郝如翔,有人激动地要跟“红人”握手。

  郝如翔说,“以后不好卧底了,但我可以指导别人,实在不行,就把退休干部组织起来,办法总是有的。”顿了顿,他接着说:“我要让经济检查口成为全局最让人羡慕的工作。”

  张军案的会场如今已恢复了一张圆桌配8把椅子的原貌。没有观众,郝如翔站在大厅中央,开始重演了当天最精彩的那个片段,“我就是从这儿站起来的,慢慢走上台,边走边把外套脱掉,站到舞台中央,一把夺下话筒……”

  (张军为化名)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张玉

在参政议政中,自觉与中国共产党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唱响了参政议政的“好声音”。

 
 
 相关链接
·
  • 深圳现货市场:神奇!绿军亿元先生秀脚步爱神詹皇看呆-gif
  • ·
  • eia每周都有吗:AR“异形”豆瓣音乐周热舞掀影迷“尬舞”PK狂潮
  • ·
  • 原油微交易:《72》赵丽颖自称智慧担当吴亦凡盛赞“赵总”
  • ·
  • 云交易下单视频:庞清佟健全方位推广花滑产业让世界看到中国之美
  • ·
  • 甘肃白银市委书记:柯洁对战阿法狗是否让你想起江流儿那个围棋少年
  • ·
  • 低压电器行业上年度生产经营情况:周琦在美国苦练力量感慨:新赛季又近了一天
  •  栏目推荐
    领导活动 人事任免 网上直播 在线访谈 政务要闻 执法监管
    最新文件 法律法规 央企在线 新闻发布 应急管理 服务信息